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孙子兵法

兵势篇

作者:孙武 朝代:春秋末年 阅读次数:256 本文是孙子兵法第五篇兵势篇,也是我们常说的孙子兵法第5篇。全文共计约有 528 字,预计2分钟读完(编程统计只做参考)。

孙子兵法第五篇兵势篇【原文】

  孙子曰:凡治众如治寡,分数是也(1);斗众如斗寡(2),形名(3)是也;三军之众,可使毕受敌而无败者,奇正(4)是也;兵之所加,如以碫投卵者(5),虚实(6)是也。

  凡战者,以正合,以奇胜(7)。故善出奇者,无穷如天地,不竭如江河。终而复始,日月是也。死而复生,四时是也。声不过五,五声(8)之变,不可胜听也。色不过五,五色(9)之变,不可胜观也。味不过五,五味(10)之变,不可胜尝也。战势(12),如循环之无端(13),孰能穷之哉?

  激水之疾(14),至于漂石者,势也;鸷鸟之疾,至于毁折者,节也。是故善战者,其势险,其节短。势如弩,节如发机(15)。

  纷纷纭纭,斗乱而不可乱也;浑浑沌沌,形圆(16)而不可败也。乱生于治,怯生于勇,弱生于强(17)。治乱,数也;勇怯,势也;强弱,形也。故善动敌(18)者,形之,敌必从之(19);予之,敌必取之。以利动之,以卒待之(20)。

  故善战者,求之于势,不责于人,故能择人而任势(21)。任势者,其战人(22)也,如转木石。木石之性,安则静,危则动,方则止,圆则行。故善战人之势,如转圆石于千仞之山者,势也。

本文标签:

孙子兵法第五篇兵势篇【注释】

  (1)凡治众如治寡,分数是也:治众,治理人数众多的军队。治,治理;分数,指军队的组织编制。

  (2)斗众:指挥人数众多的军队作战。

  (3)形名:指古时军队使用的旌旗、金鼓等指挥工具、联络信号等,这里引申为指挥。形,目可见者为形;名,耳可闻者为名。

  (4)奇正:指古代军队作战的变法和常法,其含义甚广。在军队部署上,担任警备的部队为正,集中机动的兵力为奇;担任钳制的部队为正,担任突击的部队为奇;担任正面进攻的部队为正,

  担任侧面包围、迂回的部队为奇。在战法上,明攻为正,暗袭为奇;按一般原则作战为正,采用特殊战法为奇。

  (5)以碫投卵:比喻实力强的部队进攻实力弱的部队,就像用坚硬的石头投击鸡蛋一样,一击即碎。碫(dun),磨刀石,这里泛指石块;卵,鸡蛋。

  (6)虚实:指强弱、劳逸、众寡、真伪等,这里是以实击虚的意思。

  (7)以正合,以奇胜:合,会合、交战。此句意为,以正兵交战,以奇兵制胜。

  (8)五声:中国古代用宫、商、角、徵、羽五个音阶区分声音的高低,加上变徵、变宫,与现在简谱中所用的七音阶大体相同。

  (9)五色:我国古代以青、赤、黄、白、黑五种颜色为正色,其他为间色(即由两种或两种以上正色混合而成的颜色)。

  (10)五味:指甜、酸、苦、辣、咸五种味道。

  (11)战势:这里指战略形势和战术态势。

  (12)奇正相生:这里含有奇和正相互依存、相互转化的意思。

  (13)循环之无端:循,顺着的意思。顺着圆环旋转,没有尽头,比喻事物的变化无穷。

  (14)激水之疾:激,阻截水流,以增强水势;疾,急速。湍急的流水以飞快的速度奔泻。

  (15)势如弩,节如发机:(kuò),把弓拉满的意思;弩(nǔ),用机括发箭的弓。弩,指拉满的弓弩;节,节奏;发机,触发弩机。势就像张满的弓弩冲击,节就像击发弩机。

  (16)形圆:一说,指阵势部署得四面八方都能应付自如;另一说,指变为圆阵即环形防御的意思。

  (17)乱生于治,怯生于勇,弱生于强:一说,在一定条件下,严整可以转化为混乱,勇敢可以转化为怯懦,坚强可以转化为虚弱;另一说,军队要装作“乱”,本身必须“治”;要装作“怯”,本身

  必须“勇”;要装作“弱”,本身必须“强”。

  (18)动敌:调动敌人。

  (19)形之,敌必从之:形,示形,即以假象欺骗敌人。此句意为:以假象迷惑敌人,敌人必定上当。

  (20)以利动之,以卒待之:以小利引诱调动敌人,以伏兵待机破敌。

  (21)能择人而任势:择,选择;任,任用、利用。这句是说,挑选适当的人才,充分利用形势。

  (22)战人:指挥士卒作战,与《形篇》中之“战民”意义相同。

孙子兵法第五篇兵势篇【翻译】

  孙子说:管理千军万马就如管理小部队一样应付自如,是因为军队组织、结构和编制合理严密;指挥大部队作战如同指挥小部队作战一样到位,是由于号令指挥明确、高效;全军与敌对抗而不致失败,关键在于“奇正”战术运用正确、巧妙;指挥进攻,能如同以石击卵般容易,攻无不克、战无不胜,关键在于擅长避实就虚。

  大凡用兵作战,总是以正兵作正面交战,而用奇兵去出奇制胜。所以善于出奇制胜的将帅,其战术变化,就像天地运行一样变化无穷无尽,像江海一样奔腾不息,永不枯竭。周而复始,就像日月运行;去了又来,就像四季更替。音阶不过宫、商、角、徵、羽,但五个音阶融合演奏的音乐却是无穷不尽的;颜色不过青、赤、黄、白、黑,但五种颜色调和绘成的画图之美是观赏不完的;味道虽然只有辛、酸、咸、甜、苦,但五味调配的滋味却是品尝不尽的;作战的战术方法不过“奇”和“正”两种,但奇正的变化运用,却是无穷无尽的。奇正相互依存,相互转化,就如同圆环那样无始无终,谁又能使它尽呢?

  湍急的水流疾速奔泻,以至于能将石头冲走,这是由于水势强大;猛禽搏击雀鸟,一举可置对手于死地,是因为它掌握了最有利于爆发冲击力的时空位置,节奏迅猛。因此,善于作战的将帅,他所造成的态势总是险峻而咄咄逼人,发起攻击的节奏总是短促快捷。险峻的态势如同张满的强弩,短促的节奏如同触发的弩机。

  旌旗纷纷,人马纭纭,双方混战,战场上事态万端,但自己的指挥、组织、阵脚不能乱;兵如潮涌,混沌迷离,军队阵形严整就会不可战胜。双方交战,一方之乱,是因为对方治军更严整:一方怯懦,是因为对方更勇敢;一方弱小,是因为对方更强大。军队治理严整或混乱,是由军队组织的编制所决定的;士兵勇敢或怯懦,是由各自所处的态势所决定的;军力强大或弱小,是各自军队日常训练所造就的内在实力的体现。因而,善于调动敌人的高明的指挥员,就善于故意向对方展示假的军情,让敌人根据这个假象作出相应的错误举动;给敌人一点实际利益作为诱饵,敌军必然趋利而来,从而听我调动。一方面用这些办法调动敌军,一方面要严阵以待,伺机进攻。

  因此,善于用兵作战的人,总是自己造就“势”去追求胜利,而不苛求部下以苦战取胜。因此他能够很好地择才用人,巧妙地利用或创造必胜的态势。善于利用态势的人,他们指挥军队作战就像转动木头、石头一样。木头、石头的特性是:放在安稳平坦的地势上就静止不动,放在险峻陡峭的斜坡上就会滚动;方形容易静止,圆形容易滚动。因此,善于指挥作战的人所造成的态势,就像将圆石从万丈高山滚下来那样,能无坚不摧。这就是所谓的“势”。

孙子兵法第五篇兵势篇【按语】

  本篇主要论述“奇”和“正”的关系,“择人而任势”的重要,强调只有用灵活而多变的战法,才能够出奇制胜。

  所谓“正”可以理解为正面、正当、正常等。孙子强调,作战要有正面的交锋,要有对事物正常的合乎逻辑的思维,但是仅仅做到这一点是不够的,还必须要“以正合”,“以奇胜”,没有奇,是很难制胜的。

  关于“势”孙子在本篇中专门做了精辟的论述,他认为,水之所以能够冲走石头,完全是因为势的原因。势可由多种因素形成的,如气势、天势打击对手、摧毁对手斗志的必要条件。而空中翱翔的老鹰看到猎物,想极速捕捉猎物又不伤到自己的羽翼就必须懂得“节”,也就是要懂得适度和把握节奏。

孙子兵法第五篇兵势篇【实例解读】

  马伦哥之战

  马伦哥战役是拿破仑执政后指挥的第一个重要战役。这次战役的胜利,对于巩固法国脆弱的资产阶级政权,加强拿破仑的统治地位都有着重要的意义。

  马伦哥之战爆发于(18)(00)年初,是由拿破仑领导的对抗奥军的一次战役。在这次战役中,拿破仑先后两次有效地制造和利用了敌人在判断上的错误,真正做到了出敌不意,出奇制胜,最终取得了战争的胜利。

  战役开始前,奥军认为,法军只能从亚平宁山进入北意大利,除此别无他路。这是法国人在历史上入侵意大利经常走的一条老路。可拿破仑却反其道而行之,将其进军路线定为经瑞士越过圣伯尔纳峡谷,这一路严寒雪崩,十分艰险,奥军统帅梅拉斯做梦也不会想到拿破仑会下如此大的赌注。正由于这一战略奇袭,他成功地避开了梅拉斯的主力,弥补了自己兵力的不足,达成了战略上的突然性,收到了战略奇袭的效果。

  拿破仑率领预备军团翻过大圣伯纳的山口,进入北意大利后,面临着两种选择:一种是迅速南下,增援马塞纳,倾全力解热那亚之围,使意大利军团免遭覆灭的厄运;另一种是暂时置马塞纳于不顾,迅速挥师东进,直取伦巴第的首府米兰,遮断奥军退路,以求一举切断奥军主力与本土之间的联系,迫使奥军北撤,尔后与其进行决战。如果拿破仑挥师南下,去解热那亚之围,那么,势必过早地与奥军主力决战,这就很容易被强敌击败。而且,那时法军后方交通不畅,尚有后顾之忧,贸然与奥军决战,一旦失败,后果是不堪设想的。相反,挥师东进以后,马塞纳军虽有覆没的危险(实际上后来马塞纳也率部投降了),但是,这却可以避敌精锐,击其虚弱,将矛头指向敌人最薄弱和最敏感的部位,可以夺得敌人的后方基地,切断敌人赖以生存的交通线,从而在根本上动摇敌人,在精神上给敌人以巨大震撼。拿破仑权衡利弊,避实就虚,选择了后者,最终取得了胜利,这就是马伦哥之战的第二奇。

平台声明

本平台信息为网络抓取信息,如果信息错误,请评论留言或联系站长(QQ:542494117)进行修改或删除!
标题:孙子兵法第五篇兵势篇 http://www.snzx.com.cn/showinfo-1-5-0.html

97%读者都推荐的文章

江南
江南可采莲,莲叶何田田。鱼戏莲叶间。鱼戏莲叶东,鱼戏莲叶西,鱼戏莲叶南,鱼戏莲叶北。
三十六计第四计 以逸待劳
困敌之势,不以战;损刚益柔。此即制敌之法也。兵书云:“凡先处战地而待敌者佚,后处战地而趋战者劳。故善战者,致人而不致于人。”
寻隐者不遇
松下问童子,言师采药去。只在此山中,云深不知处。
三十六计第三计 借刀杀人
敌已明,友未定,引友杀敌,不自出力。以《损》推演。
孙子兵法第八篇九变篇
  孙子曰:凡用兵之法,将受命于君,合军聚众,圮地(1)无舍,衢地(2)交合,绝地(3)无留,围地(4)则谋,死地(5)则战。途有所不由(6),军有所不击,城有所不攻,地有所不争,君命有所不受
三十六计第十计 笑里藏刀
信而安之,阴以图之;备而后动,勿使有变。刚中柔外也。兵书云:“辞卑而益备者,进也;
发表评论
验证码: